咨询电话:0512-56382690 15895439401

新闻中心

学校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学校新闻 >

张家港哪里有法语培训班_为什么法语是准确的语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0-02-13    浏览次数:


张家港哪里有法语培训班_为什么法语是准确的语言

很少有什么像对法语的评价这样——总有两种针锋相对的意见同时出现,举个栗子说就是:“法语是世界上最优美、准确的语言”和“你说法语哪点好听?”这两种观点碰见了一般都会导致口水战,因为两者都有合理之处,却又针锋相对。

事实上如果我们意识到“优美的语言”其实并不等于“好听的语言”,甚至一种“优美的”语言都没有义务做到“好听”,这两种观点其实就不那么对立了。“优美的”这个词就算被替换为“高大上的”也没什么不可以。法语为什么会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被普遍认为是一种高大上的语言呢?这是一个问题。很多人喜欢从法兰西大君主国的力量,以及欧洲各国宫廷和宫廷贵族崇拜法国文化的角度来理解。

但事实上,如果考虑到查理五世皇帝(1500-1558)曾经说过:他对上帝讲西班牙语、对绅士讲法语、对女士讲意大利语、对马讲德语。所以早在法国成为欧洲第一强权以前很久的16世纪,法语已经取得了某种高大上的地位,换言之法语的高大上地位其实并不与法兰西大君主国的崛起同步。相反早在法国国王抱怨“自己的英国邻居金钱、土地、军队、舰船无所不有,而法兰西除了葡萄酒和快乐无所不缺”的时代,法语已经取得了某种优越地位。这又是为什么呢?

查理五世皇帝(右)和他的宿敌法王弗朗索瓦一世(左),实际上他们并不曾面对面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首先是同行的帮衬!无所不缺的法国人还有一帮可以帮衬他们的好邻居,这些好邻居的名号今天如雷贯耳,就是“盎格鲁撒克逊!”托了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维京人国王葛得文被他的诺曼同胞干翻了的福,盎格鲁撒克逊人被说法语的诺曼人征服了,法语第一次在欧洲的角落里取得了优势地位。如果你看过瓦尔特•司各特的《英雄艾文荷》或者《萨克森劫后英雄略》,你一定记得小说一开始小丑和放猪人的那段对话:

“你把这些咕噜咕噜四只脚奔的畜生叫什么呢?”小丑问,
“swine(猪)呗!”
“对了这个是地道的撒克逊语,那么当它被开膛破肚,肢解分割挂起来之后你管它叫什么呢?”
“pork(猪肉)呗!”
“对了这是十足的诺曼法语”,“也就是说当这些畜生活着,由撒克逊奴隶管理时,它属于撒克逊人,用的是撒克逊名字,但是一旦它被送进城堡,端上老爷的餐桌,它就变成了诺曼人称作的pork了。胖友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还有我们的公牛归你这样的奴隶和仆人照顾的时候,它用的也是撒克逊名,可是一旦送到老爷面前,它就被时髦的法国佬称作beef(牛肉)了,我们的牛犊儿也是这样变成veau(小牛肉)的。”
1920版司各特《劫后英雄略》莫里斯•格里芬哈根插图:小丑汪巴和牧猪人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这段对话揭示了法语第一次高大上的途径——全靠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帮衬。虽然其实他们经常被北欧人征服,维京人常来常往,丹麦人也统治过一次,但最后一次决定性地征服了英格兰王国的是诺曼人!而诺曼人虽然在法国也是侵略者,但是因为受封为诺曼伯爵后来又成了公爵的缘故,诺曼人已经法国化了,这些暴烈凶残的征服者在统治日后必成大器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时,讲的是法语,于是法语第一次高大上了。

但俗话说靠拳头打来的东西难保哪天不被拳头夺走,马上得之、马上失之!法语真正赢得高大上境界是法国人自己搞出了中世纪最高大上的东西之一“骑士道”,什么东西一旦成了道就酷炫了。

某些记载中提到,是法国骑士乔弗里•德•普卢利开创了中古骑士比武大会;在另外一些记载中,比武大会的发明人是法国骑士普雷伊的若弗鲁瓦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1066年除了是诺曼征服之外,还发生了另一件事,一个今天已经被遗忘的人——普雷伊的若弗鲁瓦死了。这个人其实是中世纪最应永垂史册的人之一,因为他制定了骑士比武的规则,中世纪最高大上的游戏诞生了!在骑士比武方面法国人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也是话语权的掌握者。这一点可以从中古德语中看出端倪:一些基本装备的词汇都是传统词汇,比如盔(helm)比如剑(swert),但是骑士时代新发展出来的物品的词汇几乎都是从法语直接拿来的,例如头盔前面保护面部的那个护面甲,在德语里用的就是法语外来语,头盔装饰也是法语。而且法语中用来称呼骑士长矛的词Lanze还取代了德语中传统的Spiez。战斗或许是各民族的天赋技能,但是像骑士那样战斗,像骑士那样优雅地战斗,这纯然是法国人的发明,德国乃至整个中欧都是从法国人那学来的。

比如法国骑士非常厌恶弓*,认为这玩意简直就是卑劣,骑士小说里提到弓*时几乎总是伴以贬低性的词汇“一队卑劣的弓*手”这种。骑士理想的战斗——用圣路易在十字军中的一次经历来概括是最合适的:“没有一个人用弓*,这是一次大型的白刃战!”不用弓*、也不用阴谋诡计,就是骑士理想的战斗方式。而德意志和中欧从法国人那里引入了这种战斗方式的明证,是鲁道夫一世1278年和波希米亚国王奥托卡的那次会战里,鲁道夫利用一支援军打垮了波希米亚国王,而波希米亚的骑士认为这是鲁道夫在交战前保留了预备队,于是他们抱怨说“你们本该像法国人那样堂堂正正地和我们交战,结果你们却用阴谋诡计战胜了我们”。这是法国人和“堂堂正正的”这个词儿结合在一起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第七次十字军东征期间,被俘虏的圣路易,多雷画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而法语走向高大上的下一步,其实也不是由法国人自己完成的,就像诺曼征服其实也不是法国人完成的一样。骑士理想在法国诞生,在法国土地上诞生了一大票伟大的游侠骑士,但最著名的游侠骑士却要么原本就不是法国人,要么后来成了外国人,比如伟大的游侠骑士威廉•马歇尔。他出生在法国,作为贵族的次子依靠借来的盔甲投身游侠骑士的历险,结果一举成名。在迎娶富有的女继承人走上人生颠峰之后,他却成了英国的潘布洛克伯爵,死后也葬在英国。如果你觉得这对法国不公平?没关系英国最伟大的骑士国王狮心王理查一世,一辈子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法国,为了围攻一座法国城堡受了致命伤,最后也葬在法国。同样的黑太子也好,卢森堡的瞎子约翰也好,这些中世纪的骑士英雄也都不是法国人,这两位一个是英国王太子,一个是波希米亚国王,但他们相遇的舞台却是法国的克雷西。整个中世纪里,法国为骑士历险提供了广阔的舞台,让形形色色的人在这个舞台上表演,而他们用勇武与豪侠之风,甚至用生命换来的赞颂与喝彩使用的语言除了拉丁语外就是法语。

内容转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张家港哪里有法语培训班_为什么法语是准确的语言